《左少的深情秘妻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1章 你办的是人事吗?
  “丫头,咱们结婚吧。”

  “假结婚,这样,爷爷就不会逼我和瑶瑶分手了”

  “就当帮我一个忙,你也没什么损失,好不好?”

  这是在去往民政局路上,左占和许愿说的。

  她听着,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。

  她刚二十五岁,又是许氏掌权人,坐拥三大上市集团的女财阀,慕名联姻多到数不清,还愁嫁?

  但她还是答应了,因为她爱他,爱了整整十五年。

  远远的,成批量的记者蜂拥,许愿不得不抬手遮挡,在车停时,挽着左占一起下了车。

  人潮拥挤中,左占的手机也响个没完。

  一踏进走廊,他就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瑶瑶,这事儿啊,你先别激动,没有,就是个假结婚,走个过场罢了,知道了……”

  左占一边讲着电话一边递了许愿一眼,示意让她等自己,然后就拿着电话上了楼。

  走个过场……

  许愿不敢想象,若是让那些外人知道,一向心高气傲的许愿,竟然在这儿坐着冷板凳,等一个男人,绝对会沦为商界的笑谈。

  等着等着,她隐隐的有些瞌睡。

  迷蒙中,仿佛梦到了他。

  俊颜白皙的像玉,温润的桃花眼微微一笑,漾起了温柔,“丫头啊,你说你总跟我们几个男的,混在一起干什么?不怕过两年嫁不出去?”

  她笑了,眼底深处有丝光亮,“因为,我喜欢你啊!”

  “得,有点恶心,能别这么肉麻不?”

  她心里有些不是味,醒来时,按了按还隐隐有些发疼的心,再抬头,窗外夕阳余晖刺目,而逆光的方向,她看到了他。

  一米九的身高笔挺,气质清隽,西装松开,露出挺括的衬衫。

  许愿起身走了过去,这才注意到他脸上的黯然,听他说,“瑶瑶有点闹情绪。”

  许愿无力扯唇,看了看外面笼罩的晚霞,眯起了眼睛,“民政局已经下班了。”

  她绕过他,走了出去。

  外面大批的记者还在,而后门这边,停着左占的限量超跑。

  “你这又怎么了?”他替她拉开了车门,绕过去上车,“是因为瑶瑶?别介啊,女孩子爱较真任性,你也包容一下。”

  ‘包容’两字更刺痛了许愿的心。

  李梦瑶和她都是女孩子,为什么她就要包容?

  哦,差点忘了。

  在他眼中,李梦瑶为挚爱,而她却如……兄弟。

  车子驶入左家公馆,临下车时,左占朝着她眨了下眼睛,好看的凤眸像银河,总让她迷失。

  “等会儿见机行事!”

  他领着她踏进别墅,刚进门,就听到里面有声音——

  “都是你平日里太惯着他了,你看看他和那个李……”

  左先生满脸威严的和妻子抱怨,一抬眸就瞥见了左占,“结婚证呢?拿来我看看。”

  两个红彤彤的小本本,出现在了二老近前。

  “领证了就好……”左夫人松口气。

  左先生接过了结婚证。

  许愿却心里忽悠一下,他们什么时候领过证了?

  下一秒,那两个鲜红的小本本霍地砸向了左占白净的俊颜。

  “这是什么?你拿我和你妈都当傻子了吗?一个P的照片,我们看不出来?敢拿两个假证来糊弄我们!”左先生火冒三丈,抬手就捆了他一巴掌。

  许愿心脏猛然紧缩,假……假证!

  “爸,妈,就算这证是假的,但许左两家联姻的消息是真的,该我做的,已经做到了,您二老就别再跟着操心了!”

  许愿大脑轰鸣,心口剧痛,合着他不仅利用她,还只能用假证敷衍?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左先生气的手捂心脏,“臭小子,你是真要翻了天啊,你……”

  左先生面色惨白,忽然身形僵住。

  “叔叔!”
第2章 疼就对了!
  左先生被气犯了心脏病。

  家庭医生诊疗后,左占和许愿被叫到了榻前,左先生还怒火犹存,“结婚证,必须领!这件事由不得你!”

  左占沉默。

  左先生盛怒再起,刚要发作,许愿忙过去,笑了笑,“叔叔,您真不能再动气了,这结婚的事,就让我们来自己处理吧。”

  气归气,但若左先生因此气出病来,且不论这婚会怎样,光许愿也于心不忍的。

  “愿愿啊,你让我们说什么好呢?”左先生哀叹。

  左夫人也说,“结婚这么大的事,他还想……你可是许家独生女,来我们左家,已经算是下嫁了,而阿占他竟还想用假证,你就……不怪他吗?”

  许愿漾起的笑容有些苦涩,却一时无言以对。

  该怪他什么?

  当初一见就钟情,又深爱十五年,一厢情愿,又谈何怪再他?

  左家父母无奈的双双摇了摇头,许愿拉着左占忙认了个错,也算将这件事告一段落。

  房间里。

  左占随意的扯开衬衫领口,精致的锁骨深窝,性感的喉结微动,牵扯到嘴角的伤口,疼的蹙眉。

  许愿打开了佣人送来的医药箱,身边男人顺势倚靠着桌子,伸手揉了揉她的头,“丫头,我就知道你讲究又仗义,每次都能把我老爸老妈哄好。”

  可不是么,从小到大,哪次他惹了父母长辈,不是她跑过来替他说情开脱的,也正因为这,他就真不把她当作女人……

  “不过,要是瑶瑶能学着你点,也就甭费这么多事儿了……”

  许愿心里一紧,所以……他还是想娶李梦瑶的。

  左占挪身顺势坐在了桌上,轻晃着两条修长的大长腿,“别怪我啊,实在是瑶瑶那边闹情绪呢,证呢,咱们就真不领了……”

  她拢了拢思绪,心里却像是针在扎。

  “你还是想……拿假证来糊弄我和你父母?”

  “哪儿是糊弄你啊,就是骗骗我爸妈。”他倒说的深明大义,动手拿烟,照例又先扔了她一支。

  许愿拿烟的手都在抖,强忍克制着将烟还他,转头向外。

  “你丫的又抽什么风?”

  他的声音在后面响,许愿脚一顿,扭头瞪他,“我戒烟几年了,你不知道吗?还整天发什么烟!”

  左占,“……”

  看她真要走,他扶着唇角的伤又道,“不给我上药了?”

  她转身又走了回来,抄起医药箱里的酒精瓶,拧开直接对着他的俊脸倒了下去,不仅浇上了他嘴角的伤,还连带着灌了他满口的酒精。

  左占呛的又咳又吐,嘴角伤还疼的倒吸冷气,“疼”

  “疼就对了!”他只是肉疼,而她心疼!

  出了房间,下楼时又遇到了坐在客厅的老爷子。

  “孩子你放心,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外面那个姓李的女人,就永远进不了左家的门,一切爷爷都会安排好的!”

  许愿微笑的点了点头。

  她知道,除去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情分外,在老爷子心中,李梦瑶毫无价值,而她,千金难换。

  这还真要庆幸,她这财阀千金的身份了。

  当晚,许愿接到了一通来电。

  是张柏臣,许愿父亲生前的心腹,去世后还继续留在她身边担任秘书,忠心耿耿,可谓万里难挑一。

  “许总,媒体那边有消息,拍到了左总和李小姐的照片,明早要发布,问您是否要买?”

  这些涉及到集团老板私生活的偷拍,往往发布之前会先询问,如果买下,那么照片便不会外泄。

  最近许左联姻,不胫而走,秘书这才把电话打到她这里。

  “我不买,让他们再去问左氏吧。”

  既然还没扯证,他们就不是夫妻,她不想干涉。

  次日,许愿还在会议室里看PPT,秘书张柏臣就走了进来,在她耳边低声,“许总,左总来了。”

  许愿了然的摆下手,继续开会,结束后回到办公室,一推门就看到沙发上大马金刀的男人,明明在室内,还戴着墨镜和口罩。

  见到她时,才一一摘下,露出那张完美的俊颜,只是美中不足的,嘴边新伤带旧伤,又红又肿的。

  左占推了下茶几上几份报纸,“不讲究了啊,明知道有照片不拦下来,看着我回家挨揍是吧!”

  “您不是说了吗,假结婚。”她从包里拿出气垫补妆,对着小镜涂口红,“我哪有资格操心您的事儿啊?”

  “一个证儿而已,又不是不领。”

  许愿突然笑了出声,漫不经心地指腹抹去唇角染出的口红,歪头道:

  “嗯,假证是吧。”

  左占,“……”

  左占尴尬轻哼了声,起身过去拉着她就下楼。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左少的深情秘妻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左少的深情秘妻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左少的深情秘妻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xiaoshuo.com/?id=4495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