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双顾倾城》都市言情短篇小说甜文在线免费阅读无广告无弹窗

第一章 从此便是寂明月
大雨倾盆,街道上灯影摇曳,一名白衣少女站在墓碑前,雨水顺着发丝往下淌,她一动不动地望着身前的无字碑,雨势愈来愈猛烈,她似是毫无知觉,纤细素白的手指深深陷入掌心,滴滴血珠沁出掌心。

旷野中,她孤身一人,独自而立。

无声抑制的绝望,面无表情的哀痛,泪水混杂着雨水,一滴一滴砸向冷硬的青石板。

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,带着恍如隔世的气息。

“姑娘,你站了一天了。”沉默而瘦削的守墓人将少女手中的白色花束放于碑前,“斯人已逝,节哀顺变吧。”

双鬓花白的他已在这座墓园里工作了10余年。有人在这里失声痛哭,有人在这里歇斯底里,还有人在这里破口大骂,形形色色的人他都见过,但这样的年轻女孩,他还是头一次见。她琥珀色的眼眸平淡无波,没有失去亲人的哀鸣,也没有被社会挤压的沉重,她就仿佛在这里生根了一般,孑然一身,没有声息,不知疲倦。

黑衣黑裤的守墓人将伞柄放于顾明月的手心,“孩子,回家吧。”

女孩直视墓碑,没有任何反应。

轻叹一口气,他转身走下台阶,微风划过耳畔,带来薄颤的呼唤,声音哑柔,却带着极致的压抑,似是雪崩前的寂静,海啸前的安然。

“爸。”长睫半敛,“这梦有些长,明月想要,醒过来。”

似有若如的叹息让守墓人突然心里一惊,他猛地转身。

“姑娘!”

沉闷的声响,倒地的少女,瓢泼的大雨,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。

微弱的灯光映入清亮的水洼中,幽幽明亮。

“啪嗒。”水中圆整的光亮被一双高档皮鞋踏碎。

此时,一位西装笔挺的男子撑伞走近,黑色的伞面遮住了她大半的容颜,仅留一寸光洁无暇的下巴。

“顾公子。”守墓人立即靠于一边,神态毕恭毕敬。

男子声线低磁,语调慵懒,“这就是顾明月?”

“是。”

轻笑几声,微微俯身,烟雾般的灯光倾洒而下。

伞下的男子缓缓露出面容,纤尘不染的眉眼,碎雪流光般的面庞,似是天上仙误入尘世间,周遭的灼灼青山,杳杳星光,淅淅夏雨都抵不过他眸中的星辰。

顾西楼温柔一笑,双眸却无一丝暖意,“这么不堪一击?留着有什么用?不如就让她自生自灭”

守墓人微微打了一个冷颤,“公子,这......可是一条人命,而且,局长说要......”

摆手示意他安静,顾西楼噙着笑走远,不甚在意,“那就留着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夏雨断断续续一直延续到一周后。

雨后初霁,顾家大院一派祥和。

屋内温度适宜,古典中式的装潢透着淡淡的书墨香。

檀木桌上热茶已凉,顾清河负手立于雕花红木窗前,看着远处的明净湖面。

“西楼,我们必须先于李家拿到毒贩名册。”转身望向桌前的欣长身影,“顾明月还没醒?”

似是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,顾西楼掀开长睫,“我今天去看看。”

“顾植就她这么一个女儿,所知所得必定倾囊相授,他生前拿到的那份名录,肯定在顾明月手里。”顾清河双眼微眯,“顾植冤案可是扳倒李家的最大筹码,你可得多上心。”

顾西楼神色无异,盈玉般的修长五指翻阅着桌上的秘密档案。

顾植这个名字他不陌生。这个令许多罪犯闻风丧胆的缉毒队队长,卧底贩毒团伙内部多年,忠肝义胆,善谋机警,无畏生死,可最后却落得个家破人亡,含冤毙命的下场。

他唇角勾起,狭长眼尾微微上翘,目光流转分外迷人。李家有着昭然若揭的野心和欲望并不稀奇,这谜团重重的顾植冤案他也不少见,苍天如圆盖,陆地似棋局,世人分黑白,往来争荣辱,问世间权是何物,直叫人阴谋算尽,生死相许。

顾西楼开车前往繁华城市的另一处。

高层病房内柔光静然,这里没有花束,没有果篮,只有一个沉睡的少女,她眉眼如画,安静美好。

少女不知梦到了什么,原本舒然的神色遽然双眉紧蹙,面色惨白。

白衣护士轻声推门而入,两眼瞟着身侧的男子,面色浮红,“顾公子,就是这间病房。”

“她睡了多久?”顾西楼走近病床。

“一周零一天。”

“脑子没磕坏吧?”

“手部皮外伤已痊愈,脑部并未受损。”

“你出去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顾西楼俯身靠近。

顾明月沉溺于暗黑的睡梦中。炎炎夏日,野外废弃的居民楼。她被人扔进一个密封的玻璃水箱,刺骨的冰水慢慢淹没她的鼻喉,濒临窒息的她本能地挣扎着,哭喊着,哀求着。

“嘭!”一声枪响刺破天际。

顾明月瞳孔瞬息扩张,

“嘭!”

“嘭!嘭!嘭!”

四声枪响过后,顾植如断线的傀儡般跪倒于地。

顾明月停滞一瞬,随后疯狂捶打密闭的水箱,“爸!”一声声嘶吼带着噬人心骨的绝望。

在生命的尽头,顾植用尽全身最后一丝气力,颤颤巍巍地举起血染的双手,嘶哑着喘息,想要触摸顾明月的面颊。

“嘭!”一颗子弹猛地穿透他的手掌。

一个灰衣男子缓步走到他的身前,狠狠地碾踏着他的双手,昏暗的灯光下,左侧脸颊上的刀疤甚为骇人。

看着灰泥地板上血肉模糊的双手,灰衣男子缓缓蹲下,双眼透着阴鸷毒辣,瞥了一眼顾明月,示意手下继续放水,“顾大警官,你有没有后悔过?”

清水淹没最后一根发丝,浓密的长发如水草般漂浮在水箱里,顾明月的耳边传来自己的喘息声与玻璃摩擦水流的声音。

四周一片静寂,梦里的世界混沌一片,呼吸停止前她似乎听见一声低笑。

“顾明月,你可真没用。”

低沉的轻笑带着诡异的暖息,与周遭的冰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一种名为求生的欲望让她下意识地追随着温热,再次睁开双眸。

斜阳映入琥珀色的瞳孔,顾明月眨了几下,许久未曾见过阳光,眼泪悄无声息地划出眼眶。

她面前的男子像是看鱼缸里的游鱼般,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。

四目相对,琥珀色的桃花眼平静无波,琉璃色的狐狸眼闪过一丝玩味。

顾西楼俯身靠近,温柔询问,“你是顾警官的独女顾明月?”

面前的男子儒雅矜贵中又带着不染烟火的暖意,顾明月在脑海里快速搜索着男子的信息,可却是查无此人。

她缓缓点头。

“明月,你好。”对方极为善解人意,“我是顾西楼。”

顾西楼这三个字顾明月早有耳闻,A市高考理科状元,国家交响乐团首席小提琴手,还有,顾副市长的独生子。

顾明月半敛睫羽,指尖冰凉,“你好,我是顾明月。”

对方看到她眸中的疏离戒备,似是愣了一下,随后勾起唇角,

炎夏七月,苍树岿然,蝉鸣不绝,病房内重现生机。

病床上的少女阖眸,隐藏心绪。

自此便是寂明月,再无天真顾家女。

繁华都市的一处高档餐厅,灯光柔亮,舒缓的空气中弥漫着馨香的味道。

三楼的一处包间,几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围坐于一桌。

“你们听说了么?”中间的瘦高女子一脸神秘,“顾明月她……”

其余人齐齐凑近,“她怎么了?”

瘦高女子艳红唇角弯起,笑得阴险得意,“她脑子磕坏了。”

“怎么会?”众人纷纷惊奇。

“她爸被查出勾结毒贩,受了刺激。”那女子冷哼一声,“她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!”

众人又是一片唏嘘,忽然,瘦高的女子双眼诡异地亮起,指着门口的纤细身影,“看那儿!”

“顾明月,来了。”
第二章 谣言说了谎
“今天有劳张律师,后续事宜我们电话联系。”

男子看了眼从远处走近,明显不怀好意的瘦高女子,“明月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感谢。”琥珀色的眸子如静水湖泊,“我自己可以处理。”

男子驻足一刻,欲言又止,最终转身离去。

红色地毯的不远处,一阵刺鼻的香水味向她袭来。

“顾明月,好久不见啊!”瘦高的女子走到她面前,皮笑肉不笑,“高考之后,你连同学聚会也没去,我们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呢?”

顾明月扫了她一眼,拂去她的手,“多谢挂怀,我很好。”

很早之前不知听谁说过,学校里也清白不到哪儿去,它其实就是一个微型社会,即使是朝夕相处的同学也是貌合神离,背地里勾心斗角。心里苦笑一声,当初她还不以为意,现下却刚好应征了那句貌合神离。

女子打量着远去男子的背影,“咱们品学兼优的明月这是恋爱了?”

顾明月没有理会。

对方不依不饶,“好歹我们同桌一场,不如叙会儿旧?”

走廊里人来人往,许多人带着好奇向这里张望。

“萧蓉,我们没什么好聊的。”橘黄的灯光下,琉璃色的眸光带着清冷的质感。

“顾明月,你在那儿装什么清高呢!”言语带着轻蔑,对方冷嗤一声,“我萧蓉和你聊天那是看得起你,你以为你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学生会主席?还是老师爱同学喜的三好学生?”

想到了什么,萧蓉愈发肆无忌惮了起来,“听说,你磕坏了脑子?”带着极致的欢愉,“不如我来帮你恢复恢复记忆?”

前几天,萧蓉无意中听到了她父亲萧景华的电话,通话内容大致是顾明月在病床上躺了一周,一觉醒来,失去了有关于绑架的所有记忆。

看了眼依旧淡然冷泠的顾明月,萧蓉不知为何,突然生出一股暗火,很想撕破她平静的表情,“怎么?要我提醒你,你那死去的爹干了些什么好事么?”

对方突然压低了音量,“堂堂的缉毒警察居然伙同罪犯贩卖毒品,最后竟然还想栽赃嫁祸给我爸,怎么,看到我爸不仅没事,还升到了副局长,是不是一肚子火啊顾明月!”

眸色顿时深了几分,顾明月藏在袖子里的手指紧握成拳。

人与人之间不负责任的谣言,勾勾手你过来我和你说个秘密,千万别告诉别人,然后一传十十传百,传到最后黑白颠倒,是非不分。政治在说谎,舆论在说谎,所有人都在说谎,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地诋毁她的父亲,可她,却什么也不能做,什么都做不了。

经过的路人似乎是有特殊的轮廓,像是徘徊的缩影。

父亲曾说谣言止于智者,对于那些污蔑,大可一笑了之。因为多说无用,对于那种本身就乐于听信谣言,缺乏自我判断能力的人,解释就像狡辩。那我们就何必再理,就算谣言把自己说得一文不值,再头顶生疮脚底生脓,我就真的是那样么。

可现在,她却很想一个个将那些人抽筋剥骨,什么一笑了之,什么止于智者,她恨不得他们一夜之间都死了才好,死了才会安静,死了才会闭嘴,心中的阴暗面逐渐升腾,眸中暗流涌动。

没有预料中的弱势,被动与妥协,萧蓉似乎是愣了一下,诡秘的笑容浮现唇角,“你不会连你的亲爹也忘了吧?”

捏紧顾明月的手腕,贴近耳畔,“哦,我似乎是忘了,你什么都记不得了呢。”

琥珀色瞳眸似琉璃,色彩愈来愈浓烈,带着冰霜般的温度射向对方。

“呦,瞧瞧这小眼神,以前开朗乐观的顾明月哪儿去了?果然。”萧蓉轻抚她的面庞,“亲爹的死还是有很大的份量的。”

“生气了?别生气嘛,不就是一出生就没了妈,现在还死了个爹?”对方的笑声愈来愈大。

尖锐的笑声拉回了顾明月的理智,她缓缓抬头,所有的情绪隐于睫羽之下,“我失忆了,萧蓉。”狠戾藏于波光流转的目光中,“你为什么对我抱有敌意?”

“顾明月你才看出来么?”拽紧她的手臂,重重怨气溢出红唇,“你顾明月上课睡大觉都可没人指责,而我走个神都能被罚站半天,你顾明月一心情不好就会有人关怀,而我失声痛哭却无人问津”,在她的手臂上戴着怨愤使劲一拧,“你顾明月轻轻松松就能和云修谈笑风声,而我只能躲在你的背影里,偷偷地仰望他,却连和他说上一次话的机会都没有!”

所有的光环都堆积在顾明月的头顶,而她却活得有如配角一般。

同桌了两年,她目睹了很多人对顾明月的示好与喜欢,她一直佯装成顾明月的“好朋友”,微笑着告诉他们顾明月的喜好,可她很烦很压抑很怨恨,每次看到顾明月自然流露出的维护与关怀,她打心底里感到厌恶,却不得不装作很开心很感恩的样子回应她的好。因为她知道,如果离开了顾明月,她就再也看不到云修的背影,听不到他的声音,偷偷窥视他的机会少之又少。

她真的很厌烦顾明月,每时每刻,无时无刻。

“你顾明月凭什么!”言语中带着一丝怨恨,“什么都没做就能赢得我想要的一切!”

手臂上传来一阵锐痛,顾明月微微蹙眉,手上带着力度拿掉萧蓉的右手。

四目相对,顾明月的目光深沉,“萧蓉,你问我凭什么,那你为何不问问自己为什么?”

反客为主,顾明月牢牢握紧对方的手腕,“我上课睡觉的前提是我懂我会我能拿高分,而你萧蓉就算是认真听课也无济于事。”步步紧逼,“你失声痛哭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,而你却从来不在意。”将萧蓉逼退至墙角,淡笑出声,“喜欢云修?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和他站在一起?”

一连串的话像是一阵寒风,冻得萧蓉有些说不出话。

顾明月像是被她的表情逗乐一般,忽然很轻地笑了一下,倾身贴近她的耳畔,“还有就是,你是傻的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传闻这种东西。”桃花眼尾微微翘起,“不可尽信。”

“顾明月,你到底在说什么?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顾明月微微一笑,转身走远,“字面意思。”

医院给出的诊断证明上的那五个大字:选择性失忆,不过是她的伪装。演戏谁不会,当顾西楼问起她是否看过一个花名册时,她就知道了顾家不可能单纯地救自己,他们必定有所图谋,可她至今都不知道顾西楼所说的人名单到底是个什么东西。在她找到这个之前,她需要借助顾家的势力,拽出当初诬陷父亲的刽子手,然后一个一个把他们当初加在父亲身上的痛,一点一点,不漏分毫地全部加倍还回去。

顺着大理石台阶一步一步走下旋转楼梯,顾明月面上笑容减了半分,想到刚刚萧蓉说的话。一张俊逸明朗的面庞慢慢浮现,安静的时候唇红齿白,君子端方,可一旦开口便是A市里有名的纨绔世子哥,云家三公子云修。

她记得,云修有一副好嗓子,就是那种无论你在干什么,只要听到这个声音,就都会想为他而停一下。

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下雨,顾明月有些失神地望着灰蒙蒙的天空,出事以后,屋内人走茶凉,屋外门可罗雀,很多人对她冷眼旁观,一夜之间全部划清界限,就连父亲的好友,云修的父亲云重明也不例外。

富丽堂皇的酒店内暗香浮动,玻璃顶灯散发着迷人的光芒。

顾西楼倚在栏杆处,饶有兴致地看完了刚刚发生的一切。

他微微勾手。

身后的人恭敬询问,“公子?”

“查查萧家。”

“是。”

慵懒的眸子微微上扬,“还有,继续盯着顾明月。”

“是。”


未完待续...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双顾倾城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双顾倾城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双顾倾城
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xiaoshuo.com/?id=4387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