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邪君嚣宠:妖娆琴妃太撒野》在线免费阅读全文

第1章 被绑架了
司国,蓝家。

几名丫鬟抬着蓝家小姐蓝琴的尸体,轻放到床上,这才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。

“晦气,死在家里就算了,怎么还往外跑,害我们在夏节还要抬尸体!”

“就是!都病成那样了,眼瞅着没治了,还去看什么医师?”

几个丫鬟小声的絮叨着,转身正要离开房间,便听到身后似乎传来一声女子的轻哼声。

“嗯……”

什么声音这么吵,扰到她睡觉了!

蓝琴眉头微皱,还没等睁眼看看发生了什么,脑中顿时一痛,随即便是许多纷乱的记忆涌入脑海。

蓝家独女蓝琴,无法修炼,却极具音律天赋,父母伉俪情深,奈何世事无常,一个月前,蓝琴竟身患怪病,强拖着到今日,还是不治身亡。

真是可惜了……

蓝琴心底暗叹,捂着脑袋坐起来,方才那个瞬间,头痛太过剧烈,这会还没完全消退。

“这,小、小姐……”

“妈呀,诈尸了!”

“诈尸?”蓝琴皱眉喃喃,茫然四顾,突然愣住了。

“我……穿越了?”

不待她反应,腰间就一紧,竟被人拦腰抱起来,像东西一般被扛着。

倒挂着颠簸的滋味让她一阵眩晕,她看不见对方的样貌,只能根据身形判断对方是个男子,虽不知这个黑衣男子想做什么,直觉却告诉她,不是什么好事。

男子脚下生风,不过一瞬便离开了蓝家。

“你是谁?放开我!”

蓝琴说着眼中掠过一抹杀气,五指并拢,准确往他腰间脊骨打去。

这一掌带了十成的力,若是一般人定被打断脊骨,从此瘫痪。

只是,扛她的男子显然不是一般人。

觉到她的动作,手一挥,一股无形的力量化去了蓝琴的攻击,将她压制的动弹不得。

蓝琴眉心紧锁,心中清楚这让自己动弹不得的力量便是玄力了。

现下她处于劣势,还是静观其变为好。

打定主意,蓝琴便不再浪费精力挣扎,专心留意着路线。

只可惜男子速度太快,犹如缩地千里,不过几个呼吸间就进了一间庭院,蓝琴根本无法确定自己所处的方位。

将她带进了一间房,反手捆住扔在床上,男子看都不看她一眼,即刻回头吩咐道:

“去通知蓝家,让他们将人放了,不然就等着为他们唯一的女儿收尸!”

“是!”

听着两人的对话,蓝琴脑中不由的浮现了一道身影,那是个眼角有一点泪痣的男子,一身白衣,笑容如三月春风。

蓝琴是偶然发现他的,并不知道他叫什么,为何被关,因着那人的不凡的气质而有了几分印象,后来几天还差人给他送了吃的。

联想到黑衣男要蓝家放的人可能就是他,蓝琴眸色一亮,挣扎着起身坐在床上,咽了口口水,才试探道:“你要找的人可是个左眼角有着泪痣的白衣男子?”

听到声音,男子回头,蓝琴却眸色一暗。

这人带着一张银墨相间的古怪面具,只露出一双眼睛,根本看不到他的面容,不过那双眼睛却森冷的让她感觉血液仿佛都要被冻住一般。

男子只是瞥了她一眼,不接话,蓝琴强自镇定下来,强迫自己忽略掉那压迫的感觉,继续道:“我们做个交……”

“安静。”

男子目中掠过一抹冷芒,出口打断了她的话。

“交易”二字还未说完,余下的话统统被她咽了回去。

还真是一个很可怕的人……

蓝琴感到有些棘手,可男子却不给她思考对策的时间,转身便出去了,还不忘带上门。

门外,似是有些疲惫,男子伸手将面具拿下,露出脸来。

可以看出,男子虽然面容冷峻,五官却很精致,也是极美的,若有人看见,必定惊艳。

有些疲倦的揉了揉眉心,男子回头瞥了眼锁上的门,将面具重新戴上,这才进了隔壁的房间。

眼看着男子离开,又等了一会,确定他不会再回来,她这才开始扭动勾着手指,努力摸索着绳结。

一刻钟后,蓝琴站在床前活动着被捆的发红的手腕,在她脚边堆着两条绸带。

不屑的瞥了眼绸带,蓝琴挑了挑眉,前世身为杀手,要经历的远非眼前,解开这种捆绑术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得到自由后,蓝琴猫着身子,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出去,迅速的掠向院外门边,然,门却被人从外面锁住,打不开。

蓝琴眉间微蹙,退至院中望着高高的围墙计算着跳上去的可能,嘴上低骂道:“又不是监狱,竟然建如此高的围墙。

这围墙足足有一丈多高,周围又没有借助的东西,她根本出不去!

长叹口气,蓝琴认命的转身,往之前旁边的房间走去。

方才男子走时,她听到了门开关的声音,想来住得必定极近。

动作敏捷的溜进房内,步伐轻盈的向床上之人靠近,蓝琴一双杏眸放光,紧紧盯着男子腰间的钥匙。

床上假寐的黑衣男子察觉到她的气息,唇角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,依旧不动。

一个大家小姐,竟能逃出来……还有点本事。

他倒要看看她能做到哪步。

蓝琴浑然不知已经被发现,目光留意着他,没察觉脚边一根若隐若现的丝线,一下子被绊倒,直直的扑下去。

倒下去的瞬间,她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完了!

下一秒,一声闷哼响起,男子睁开眼,抬头,随即四目相对。

一头青丝在两边斜斜的绾起,额前碎发因着方才的惊慌略有些散乱,嘴微张着,一双漂亮的剪水眸充满错愕,眼前少女虽算不得绝色,却分外可爱。

只是,少女却并不温驯。

察觉到男子一瞬而过的停顿,蓝琴眨了眨眼,反应迅速的抬手锁向他的命脉!

孰料眼前男子反应更为迅速,手一挡,反手轻松的抓住她的手腕。

手上用力一带,蓝琴又趴了回去,不待她反应,他便迅猛的翻身抓住她的双手,将她压在身下。

挣扎间,蓝琴对上他的双眼,瞬间停了下来。

与此刻嗳昧的姿势完全不相符,面具下的目光如同一双锐利的匕首,冒着寒光,似乎时刻能取人性命!

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告诉她,这种时候,还是不动为好!

见身下的少女乖乖不动,黑衣男子也懒得再将她押回去,手一挥,以玄力将她禁锢,随后倒在她身旁,竟拥着她睡了过去。

蓝琴愕然,一开始还试图挣扎,试了几次发现没用后,索性也闭眼假寐。

可谁知道,这一闭眼,竟如中了药一般,真的睡了过去。

一晚便如此过去。

第二日一早,三皇子府,三皇子司徒锐风尘仆仆的回来,换下夜行衣就接到圣旨。

“三皇子接旨!”

宣读完圣旨后,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神色据傲的瞥了眼地上单膝跪地的男子。

“儿臣接旨。”司徒锐抬头,接过圣旨,随后站起来,与中年男人客套了几句后,让下人送走。

待人走后,王管家不愤的道:“这李文不过是个宣读圣旨的芝麻小官,也敢如此对待您!”

“随他去吧。”

司徒锐勾唇,神色平静,墨眸中满是嘲讽,让人看不清他是在自嘲,还是嘲讽世人。
第2章 忘带钱了
垂目看着手中明黄的圣旨,神色不明,那圣旨上写着将蓝家独女蓝琴指给他,择日完婚。

这帝都谁人不知,当今三皇子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,如今又将蓝家不能修炼的嫡女指给他,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!

那蓝家的女儿,看起来可并不像废物呢……司徒锐目光隐含深意,却并未与任何人去说。

蓝家。

蓝琴一觉醒来,身边已没了那男子的身影。

皱眉起身,蓝琴目光定定的落在房间的书桌上。

这书桌是老爷在她去年诞日特意做给她的,其上有一些别致的花纹,她认得。

是蓝家,她回到蓝家了。

才反应过来,就听外面丫鬟来敲门:“小姐,已经很晚了,老爷喊小姐去吃压惊宴呢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敷衍的应了一声,蓝琴起身洗漱,穿戴整齐后,才前往宴席。

只是,才踏入大院,便觉察出了不对劲。

“是皇上赐婚的呢!……”

“嘘,小声点……”

在低声的议论中有些尴尬的坐下,才一抬头,便从蓝夫人口中得知了赐婚一事。

她和三皇子……

脸色难看的吃完了压惊宴,蓝琴回到自己院子后,就将自己关进了房,不许任何人进去。

不过才两日,就经历了如此多事,还未体会重生的喜悦就被绑架,然后又被通知赐婚有未婚夫,很快就要嫁人。

纵使她心理素质再强大,也被这一连串的事冲击的反应不过来,她需要时间,去消化这一切。

次日,蓝琴摆脱丫鬟,偷偷的出了门,找人问清楚武器铺在何处后,便顺着路线找去。

她已经想通,既来之则安之。

如今要做的,是如何在这个异世自保。

毕竟,她不能修炼,她所会的刺杀术对上这异世的玄力,就如同鸡蛋碰石头,不堪一击!

在找到修炼方法前,她需要武器防身。

武器铺,蓝琴将画好的武器图纸递给炼器师傅,道:“师傅,这图上的兵器您能做吗?”

师傅看了眼,双眼放光,爽快的道:“可以!工价二百两,定金五十两,五日后来取。”

蓝琴一愣,顿时面露尴尬之色。

方才她出门太着急,竟忘记带钱了……

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蓝琴试着说道:“师傅,我出门着急,钱袋忘带了,可否五日后……”

她话还未说完,师傅的脸色就暗了下来,道:“姑娘你可莫要哄我!我看你就是为了这武器来的,又怎的会忘了钱袋?”

蓝琴沉默,正当尴尬之际,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将两锭银子放在二人面前,“我替她付了。”

师傅立刻笑着接下,也不管二人是否相识。

蓝琴诧异的转身抬头瞧去,眼中顿时掠过一抹惊艳。

男子一袭玄衣,墨发以白玉冠束之,面容硬朗,俊美,剑眉之下,双眸明亮如星,薄唇微抿,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优雅气质,却也透着生人勿近的疏离感。

许是她目光太炽热,男子低头一瞥,目光相触,薄凉如水的的眼神让蓝琴一个激灵。

她连忙收回视线,感激的道:“多谢公子相助,不知公子怎么称呼?家住何处?日后我也好还公子。”

“不必!”男子淡淡回了一句,便转身离开。

蓝琴十分诧异,跟着走出店铺,本欲追上男子,却见他与一白衣男子并肩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“这背影怎么有些眼熟?好似在哪见过。”蓝琴蹙眉,目光紧盯着那两道身影,低声嘀咕着,思索良久也没有理出什么思绪,便将这一插曲抛之脑后,转身打道回府。

蓝琴刚回到自己院门口就听见她的丫鬟若儿又急又怒的声音,连忙进去。

“你们干什么!这是小姐的东西,不准拿走!”

只见,若儿被一个丫鬟拦着,另外两个丫鬟则抬着她的灵玉席子和一些对修炼有益的物件,见到她站在门口便停了下来,不安的回头向身后之人请示。

她也随着两人目光望向那衣着华丽,抹着浓妆的妇人,脑中不由的浮现与此人有关的记忆。

柳氏,府上的姨娘,据说是给她父亲下药,怀了孕才被纳为妾,为此蓝夫人还跟蓝老爷大闹了一场。

不过,后来这柳氏自己将孩子折腾没了,蓝老爷也再没有宠幸过她,最近又突然传出有了身孕,凭着这事在府上作威作福。

“都愣着干什么?快抬走!”柳氏也瞧见了她,却依旧当作没有看见,厉声呵斥着。

明显是不将她放在眼里,两个丫鬟搬着东西要走,蓝琴面色冷沉,不悦道:“谁让你们动本小姐东西了?放回去!”

两人一顿,为难的停下,柳氏目光微闪,温婉一笑,上前道:“阿琴回来了,是我让他们搬走的。”

蓝琴沉着脸瞧着她,不语。

柳氏将眼中的轻蔑与不耐掩下,状似无意的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,无奈的道:“阿琴你也知道,自丛我滑胎后,这身子骨是越发的虚弱,如今好不容易又怀上了,老爷就让我好生养着。”

她顿了下,观察着蓝琴的脸色,继续道:“这不,昨儿个大夫跟我说让我找有灵气的物件养胎,我记着你以前收了不少宝贝。像这灵玉席子什么的最适合养胎了,想着你也用不上,就差下人来拿了。”

“阿琴,这孩子出生后你就是阿姐了呢!”柳氏笑容温和的说着,那模样当真是温婉可人,叫人不忍责怪。

可惜,她这招数对别人可能还行,对蓝琴却没什么用处,上一世她可不就是着了柔弱之人的道,同一个坑,她再如何蠢也不会跳两次!

“阿姐?”蓝琴瞥了眼柳氏隆起的肚子,神色平淡,让人猜不透她的情绪。

柳氏笑着点了点头,蓝琴勾唇微微一笑,道:“我记着三月前父亲可还在外执行任务,不知……”

她话未说完,柳氏面色微变,突然沉了脸,不悦道:“你胡说什么?!这孩子可是老爷回来与我同房后才有的!”

“呵,我还未说什么,你便如此急着解释,是心虚什么?还是说,这肚子里的种是偷来的?!”

蓝琴垂目玩着自己的指甲,面色平静如水,说出的话却如惊雷,将众人及柳氏炸的面色各异。

柳氏面色剧变,眼中掠过慌乱,却很快镇定下来,痛心疾首的道:“阿琴,我好歹也是你父亲的妾室,你的长辈,你就是再不喜我,也不能如此羞辱我!”

“我……我今日非得教训教训你,让你知晓什么是尊卑!”柳氏说着竟举起手挥向蓝琴!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邪君嚣宠:妖娆琴妃太撒野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邪君嚣宠:妖娆琴妃太撒野》 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邪君嚣宠:妖娆琴妃太撒野》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xiaoshuo.com/?id=4364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