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妃常有胆:毒宠辣妃100天》无广告免费阅读

第1章:烧毁新房
轰地一声巨响,漫漫黑夜突然变红,大半个城市陷入火海,死神悄然降临收割着一条又一条的生命。

木清衣衫破烂满血是血,眼神空洞望着眼前的一切,她终于报仇了。

组织为了让她效忠,先后杀了她的父母,朋友,让她变成尖刀替他们卖命。

隐忍十年,她终于报仇了,炸毁了基地。

“值得吗,为了你那些死去的亲人要和我同归于尽,神魂俱灭他们就能重生吗。”

木清的精神异能一直锁定眼前的黑影,闻言漆黑的双眸闪过一丝疯狂的红光。

“当然值得,从你下令杀我父母时,我便发誓要杀了你替他们报仇。”

话音刚落,铺天盖地的精神碾压朝黑影袭去。

木清躺在火热的街道上,皮肤开始渗血,经脉一条紧接一条崩断,扭头看见黑色身影慢慢扭曲流出鲜血,压抑的痛苦声是她这十年来听过最美好的声音。

她不惜异能自爆,终于和组织领头人同归于尽。

就算是死,她也瞑目了。

“嬷嬷,这可如何是好啊,小姐刚入新房便昏迷不醒,是不是被死去的十七位王妃克住了,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丫环的声音压抑又急切,还带着一点哭腔。

被问话的嬷嬷望着新房内昏迷不醒的新娘子不停的叹气。

四王爷上官霆已经娶了十七位王妃了,每一位王妃都未活过半月,她们小姐刚进入新房,只来得及喝下一杯茶水便昏迷不醒,难道要做四王爷第十八位王妃。

她苦命的小姐哦。

木清手指微微动了动,耳边传来的说话声让她疑惑不解。

睁开眼睛看见到处火红一片,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身处新房,而屋内的摆设怎么也不像现代该有的。

没有电,没有科技,龙凤蜡烛在案桌上燃烧,大红喜字贴在屋内,身穿绿衣的丫环背对着她正和一位妇人小声说话。

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新娘子服装,木清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异能自爆后会出现梦镜吗?

用手狠狠拧了拧大腿,钻心的痛袭来,赶紧松开手,用力的呼吸着。

这里不是梦镜,这具身体也不是她的。

异能微弱到几乎察觉不到,但还是能感觉到这具身体内的剧毒。

脑海涨痛,木清紧皱眉头闭上双眼。

一段又一段影像在眼前掠过,她看见了这具身体的记忆。

进入新房里喝的茶水有剧毒,刚喝下茶水她便腹痛不已,还未来得及说出她中毒,便香消玉陨。

“把蜡烛拿过来。”

开口说话,木清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厉害。

琪儿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,手忙脚乱站起身,赶紧上前搀扶着木清起床,急道:“谢天谢地,小姐您终于醒了,吓死奴婢了。”

刘嬷嬷转身将案桌上的蜡烛移了过来,一双眼睛慢慢变得浑浊,哽咽道:“小姐,您可真是吓死老奴了,您要是有个什么好歹,可叫老奴怎么活啊。”

从原身的记忆里知道,刘嬷嬷是木清的奶娘,琪儿是她出游救下的丫环,两人在木府便是她的心腹。

接过刘嬷嬷手中的蜡烛,木清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做安抚。

“嬷嬷莫急,四王府水很深,我们想要活下去得另想他法。”

满屋子怪异熏香,刚躺在床上不久,体内的剧毒便多了好几种,她敢肯定这床上洒满了各种毒粉。

木清起床直接将蜡烛丢在床上,火舌一下子窜了起来。

木清无比冷静拉着失神的琪儿和刘嬷嬷离开新房。

先前因为木清昏迷,刘嬷嬷怕别人知道她家小姐被克了,所以打发了所有下人离开。

等到下人发现前来救火时,整个新房已经烧得不能住人了。

木清将刚刚恢复一点的异能用来压制体内剧毒,用帕子掩住口鼻,沉声吩咐道:“扶我去外边歇歇。”

琪儿和嬷嬷闻言,两人眼中都有疑惑。

平日里温柔娴静的小姐,居然会放火毁屋子,但做为下人她们只需要听从命令做事,心里清楚,不该说的她们绝对不会开口透露一个字。

“走水了,王妃院里走水了,快来人救火啊。”

混乱中,木清还有心情打量救火的侍卫的丫环,井然有序,看似忙乱其实内藏乾坤。

上官霆娶了十七位王妃皆身亡,王府后院不知是谁在管理,现在看来管理之人到是有些手段,就是不知道她房里的毒药和她有没有关系。

察觉到琪儿和刘嬷嬷全身紧崩,木清轻咳一声,道:“有人想要放火烧我,你们看清楚来人了吗。”

闻言琪儿和刘嬷嬷对视一眼,然后一齐摇头,齐声道:“王妃请恕罪,奴婢没能看清。”

上官霆在前院接到暗卫的消息,像寒星似的冷眸微眯,伸手朝暗卫挥了挥示意他下去。

王妃院里走水了,一进府便中毒的人,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活着。

不少宾客知道王妃院里着火,再看上官霆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不耐烦,全都坐不住了,纷纷起身告辞,就连当朝几位王爷也不敢留下来看上官霆后院的笑话。

谁都知道四王爷心狠手辣,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,谁也不愿因为这些小事招惹魔头的惦记。

上官霆带着贴身太监全福,大步走向王妃后院。

火势已经成功被灭,他远远便看见坐在槐树下的红衣女子。

女子衣着有丝凌乱,头上珠钗简单透着一股清秀,脸上未见一点慌乱,十四岁的她颜色还未完全长开,但也能看出她不凡的姿色。

木清看见上官霆,淡淡扫了一眼便伸手示意琪儿扶她起来。

上官霆一步一步朝木清走近,浓郁杀意让木清皱了皱眉头,尽管杀意一闪而逝,她还是察觉到了。

眼前的男人在木清眼里就是杀人的虎,是敌人。

“臣妾给王爷请安,新婚第一天便有人想烧死我,不知王爷能否给臣妾一个交代。”

站在木清身后的琪儿和刘嬷嬷,两人低着头身子不停的颤抖。

小姐好生厉害,居然能在四王爷面前说话,还说的那么大声。

闻言上官霆望了木清一眼,刚才他故意露出杀意,眼前女子第一反应不是害怕,而是防备。

全福领着侍卫上前,恭敬的开口道:“禀告王爷,经查实火源由王妃屋里烧起,并未找到纵火之人。”说完还刻意望了木清一眼。

木清嘴角微扬,淡笑道:“公公是在暗示,新房是我自己烧的吗?”

话音刚落全福便跪在地上,沉声道:“奴才不敢。”

木清嗤笑一声,笑道:“公公不敢就好,新房被烧毁请问王爷,臣妾接下来要住哪里?”

话刚说完,木清便看见两位衣着华丽的美貌女子,带着丫环婆子走进院子。

成亲前原身做过一些浅显的调查,眼前这两位就是上官霆妾室,万红和絮儿,果然都是极美的人,一个塞一个柔弱。
第2章:你可知罪
两位美人径直走到上官霆面前,俏生生行完礼,然后才对木清行礼。

“妾身得知王妃院里走水,内心焦急无比,特地前来探望,不知王妃是否受到惊吓。”万红一开口,眼眶便红了,担忧伤心的样子让木清像吞了鱼翅一样难受。

不管是万红还是絮儿,无论穿着还是妆容,都经过细心打扮,若真的有一丝担忧,又怎么会穿成这样跑来,确定不是来勾引人的。

不耐烦应付这种表里不一白莲花,木清看向上官霆,“不知臣妾接下来要住哪里?”

万红被无视,拿帕子擦眼泪的动作顿了顿,然后显得更加柔弱可怜了。

木清现在急需一个安静的地方恢复异能,体内的剧毒她还没有安抚呢,哪里有空闲搭理这种无关紧要的女人。

“去清安院居住吧,等院子修好再搬回来。”上官霆说完领着万红离去,看也不看木清一眼。

万红脸色娇羞望了木清一眼,得意之色从眼里划过。

王妃又怎样,新婚之夜,爷还不是歇在她床上。

清安院是一座客院,离上官霆的院子很远,院子很冷清但木清很喜欢。

木清下令让琪儿和刘嬷嬷安排院里新来的丫环婆子,仔细嘱咐了她们几句要防着下人,便关上房门盘坐在床上。

异能虽然还在,但需要一级一级重新练,想要完全逼出体内的毒,至少需要升到五级。

木清在院里修养了三天,三天内不问院外所有事,府内周嬷嬷派人送来府内帐本,她用身体不好推脱。

她除非是脑子有病,才会接手帐本这个大麻烦。

第四天木清在饭桌上吃到了毒药,有人将手伸到她的院子了,只是不知道是谁的命令,那么想要她死。

下午刘嬷嬷前来禀告,说院里一位粗使丫头在对外传信,已经被她查清楚了,是万红的眼线。

闻言木清放下茶杯,冷声吩咐道:“把所有人叫到院子里来,我有事情吩咐。”

院子里所有人站成两排,皆都神情恭敬低头不语。

“我来清风院好几天了,身体一直不好,所以一直未曾见你们。从今天开始,我们就要在一个院里生活了,在这里我给大家一个忠告,不管做什么事情,都要仔细想清楚,有些事做了就挽回不了。就像一个人只有一条命一样,死了就活不过来了。”

木清语气平淡好似在说今天的天气怎么样,但就是这平静温柔的话语,让院里所有人后背冷汗直冒。

木清见状冷笑,精神异能的威压可不比上官霆的杀意弱。

琪儿和刘嬷嬷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,主子气势越强,她们心里越高兴,只是最近主子行事有些古怪,她们一直跟着主子都猜不出她的打算。

不接管王府内务,每天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关在屋里睡觉,不清理院里别人安排的眼线,对外都说身体不好,从不出院门一步。

深夜木清修练异能,突然闻到一股诡异的清香,不久便见一个黑影从窗外跳入屋内,手里冒着寒光的匕首正对着床上的她。

在黑衣人靠近床边时,木清突然睁开眼睛,手中珠钗狠狠划向黑衣人。

黑衣人没有武功,见木清并未中迷香晕倒,调头跑出了屋子。

木清慢慢坐起身,慢慢摸出帕子将沾满鲜血的钗子擦拭干净,异能早在昨天便稳定到一级,凭借前世各种杀人手段,她要想杀刚才那个丫环简直轻而易举。

淡淡的血腥味狠狠刺激了木清,整间屋内弥漫着恐怖的压抑气息。

突然来异世的恐慌,本以为死去却活着的无奈,都让她想要杀人发泄。

木清将琪儿刘嬷嬷唤醒,让她们去叫管家的周嬷嬷过来。

周嬷嬷是上官霆的奶娘,现在是她在管理王府内务。

听说王妃遇刺,周嬷嬷第一时间关心的是,王妃死没死成。

听见王妃只是受到惊吓,并未受伤,周嬷嬷眼里露出一丝失望,慢慢起身然后不紧不慢才去清安院,排场比木清还大。

周嬷嬷身上穿着厚厚的暗青色披风,头上带着白玉制成的首饰,一看便知价值不菲,面无表情站在院内,对木清的恭敬未达眼底。

木清笑着打量周嬷嬷一眼,伸出有些苍白的手接过琪儿手里的茶杯,浅浅的抿了一口。

“周嬷嬷,你可知罪。”

说完木清将茶杯递回给琪儿,摸出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,然后笑望着面前的周嬷嬷。

闻言周嬷嬷眼里闪过一丝诧异,这个新来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不知道她管理着王府内务吗,居然敢得罪她。

周嬷嬷抬头望向木清,冷声回道:“老奴不知身犯何罪。”

周嬷嬷内心对木清十分不喜,不过是一个快死的人,哪里来的狗胆在她面前逞主子的威风,从她管理王府内务起,就连王爷都给她三分面子,且不说她还是王爷的奶娘。

“我且问你,我是谁。”木清望着周嬷嬷,脸上表情云淡风轻,好似话家常一样。

但院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一阵压抑,就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
“不知王妃问的是您出嫁前的身份,还是王妃的身份。”周嬷嬷面上表情未变冷冷回答着。

木清朝琪儿伸手,琪儿赶紧将手里茶杯放置在木清手里。

木清接过茶杯,脸上神情未变,突然扬手将手里茶杯砸向周嬷嬷。

因为距离隔的太近,茶杯狠狠撞击在周嬷嬷额头上,茶水和茶叶落得满身都是。

所有人包括琪儿和刘嬷嬷都倒吸一口冷气,谁也没有料到,王妃居然真的和周嬷嬷扯破脸。

周嬷嬷红肿着额头,脸上表情愤恨又扭曲,一双眼睛散发着骇人的凶光,且正瞪着木清。

见状木清冷冷一笑,道:“既然周嬷嬷不懂主仆规矩,那便让本王妃好好教你规矩。身为奴你进来可曾对我行过大礼,可是心里对我的惩罚不服。”

木清望着周嬷嬷慢慢站起身来,一步一步走向周嬷嬷,精神异能朝周嬷嬷身上压去。

望着木清一步步走近自己,周嬷嬷只觉身上压了一座大山,随着木清的走动,大山变得越来越重,最后她再也承受不住大山的重量,双腿一软跪在地上。

真真是见了鬼了,怎么会变成这样?

周嬷嬷满头冷汗,却连抬手擦汗的力气都没有。

此时木清正好走到周嬷嬷面前,用看死物一样的目光看向周嬷嬷,冷声吩咐道,声音直击周嬷嬷魂海。

“昨夜有刺客要行刺我,你且去排查王府所有右手臂有伤的人,然后将他们带到我院子里,天亮之前我要看到结果,不然我会好好教你规矩。”

木清转身额头已经冒了一层细密的汗水,幸亏周嬷嬷不是什么心性坚定的人,不然凭她异能一级是不能对她施展精神暗示的。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《妃常有胆:毒宠辣妃100天》已出全文

如想免费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简书文学 回复:《妃常有胆:毒宠辣妃100天》 即可免费阅读全文《妃常有胆:毒宠辣妃100天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xiaoniuxiaoshuo.com/?id=4307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